中國又一款共享新品 價格比美國低40倍 滿足7億人需求

  • 2017-09-23

15061256624980.jpg


其實共享汽車並不是一個什麼新鮮的話題,它的出現甚至比共享單車還要早。它最早起源於美國,從1999年ZiPCAR的上線到2008年的德國car2go,至今也發展了近18年。但是共享汽車在歐美市場卻一直沒有流行起來,而到了中國市場,卻開始出現了各式各樣的共享汽車平台,他們正在推動這場新的革命運動。

其一,共享經濟的大形勢推動。從2000年開始,隨著網際網路2.0時代的到來,共享經濟的概念逐漸深入人心。從共享短租Airbnb、共享出行Uber,到中國市場的滴滴打車、ofo、摩拜單車等等,共享經濟正在全面滲透到每一個傳統的細分領域。尤其是共享出行,在共享打車、共享單車相繼火爆了之後,共享汽車又開始成為下一個市場引爆點。

其二,中國的大城市病。在中國的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交通擁堵、限行限號、停車位飽和等諸多問題,讓很多私家車車主有車不能開,有駕照有錢卻買不到車。在北京這樣的城市,想要買車的用戶搖號搖上2年時間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這無形之中導致那些有車以及沒車有駕照的人對於共享汽車都有了需求。

其三,在霧霾籠罩下,全國各地都在倡導綠色環保出行,不論是在大城市還是在海南、雲南等熱門旅遊目的地的風景區,共享汽車都受到了政府的支持和出行用戶的歡迎。比如在海南,海航集團旗下推出了小二租車,我在海口黑馬會與其初創團隊也曾有過接觸,他們正打算向省外擴張;伴隨著五一等黃金周的到來,廣西桂林為做好一站式旅遊服務,提高遊客出行滿意度,大力支持首汽旗下的Gofun出行在桂林進行戰略布局。

其四,對於廣大的車主們來說,油價居高不下、小區停車費、車位價越來越貴,買車養車成本越來越高,共享汽車無疑為他們解決了更多的出行痛點。

這些因素無形之中推動了共享汽車在中國市場的崛起,於是,資本機構、創業者又紛紛湧入到這個領域,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廝殺……

智能環保共享出行全面開花,並開始引領智慧出行

主打智能出行的共享平台不在少數,前面興起的共享單車有摩拜、哈羅等,後起的汽車有途歌TOGO、盼達出行等等,他們通過打造智能化人車互聯,採用綠色環保的新能源汽車,嘗試為用戶帶來不同以往的新型用車體驗。

先從環保方面來說。人們的觀念在發生轉變,節能減排、綠色低碳是新時代的生活方式,既能解決日趨嚴重的城市空氣污染、實現城市的可持續化發展,更容易受到政策的鼓勵。此外,新能源汽車是大勢所趨,共享新能源汽車的使用投入能夠推動整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發展,從而間接推動全社會電動車對汽油車的替代,有效減少環境污染。

然後從出行角度來說。這類智能共享汽車不僅給城市居民出行帶來了便捷,還滿足了眾多無車族的用車需求,相比其他共享類汽車又有著更多的優勢:24小時「無人值守」的智能化租車產品,用戶通過手機,能夠自助完成預定、取\還車流程;還支持異點還車,移動支付功能等,極為方便快捷。更進一步深化用戶體驗的平台還能提供送車上門、預約用車、自助取車等多種服務體系,滿足了用戶的多樣化用車需求,並藉助出行大數據為用戶提供更多便利需求。

最後從汽車的利用效率來說。通過共享汽車的方式,能夠充分利用時間、空間等資源,讓汽車的使用效率大幅提升,同時還降低了出行成本。對於一座城市而言,共享汽車的出現也能夠減少城市的私家車保有量,這也無形之中緩解了城市的交通擁堵問題。

不得不承認,這種智能環保出行的共享汽車模式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用戶的歡迎,運用在城市生活也好,運用在旅遊行程也好,都在解決社會大環境存在的出行不便利、環境污染問題,但是這類平台也會面臨一定的難題。

難題一:相比其他共享汽車而言,新能源汽車尤其是主流的電動汽車,充電是一個較大的問題。傳統汽車加油站數量多,而專用於電動汽車的充電樁卻少得可憐,如果大面積擴建充電停車地點,那新能源汽車共享則與有效利用現有資源的初衷南轅北轍;如果不大量修建充電樁,那麼新能源電動汽車的流動性將大大降低,方便快捷的特性則受到局限。

難題二:此外,目前市面上的新能源大多在續航里程會受到一定的限制,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從南跑到北,跑個幾十公里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新能源汽車很可能出現在半路上沒電的尷尬情況。

C2C私家車共享也悄然興起

眼瞅著共享汽車要大火,以寶駕租車、易約車、PP租車等為代表的C2C私家車平台,也開始紛紛向共享汽車發起了進攻。這類平台通過在線上發布信息實現私家車車主與租車客戶的對接,將不同車型車主的出租需求與附近需要租賃相應車型的租客完美適配,實現在線預約、交流、支付及用戶評價反饋。

相比其他模式的共享汽車而言,這類C2C的私家車共享汽車模式在前期的投入成本要低很多,對於市面上大多數的共享汽車平台來說,他們往往都需要自己購買大量的汽車,需要投入巨大的購車成本,同時還有養車成本,C2C私家車共享汽車模式完全規避了這個難題,能夠實現快速的城市擴張。

此外,在平台的汽車規模上,C2C的私家車模式也更容易快速實現平台上擁有大量可供共享出行的汽車量,能夠滿足更大範圍、更多用戶的出行需求。

不過C2C的私家車共享模式卻存在比較嚴重的不足,他們在前期能夠實現快速的發展,卻很容易導致後勁不足。

第一個不足就是服務質量上的不足,相比專業、便捷自助式的智能環保出行模式而言,私家車共享模式的車主層次參差不齊,難免會導致他們在給客戶提供服務的時候出現層次不齊的服務質量,甚至可能會引起一些服務糾紛。

第二個不足就是安全上的不足,這個安全涉及到兩方面,客戶和車主都有可能受到安全的威脅,不過最重要的安全還是交通事故安全問題。對於車主而言,「車與老婆不外借」是很多車主對車的態度,更何況將車頻繁地出租給完全不熟識、可能不愛護車輛的陌生人呢?車輛輕微的剮蹭、損傷都會讓車主心疼不已。而私家車出租過程中如果出現比較嚴重交通事故,造成租客的人身傷亡,誰來承擔責任?讓車主承擔全部責任似乎不太現實,而這將是私家車共享的最大阻礙。

專車平台、傳統租車公司也借共享湊起了熱鬧

眼瞅著專車市場逐漸被滴滴出行這個擁有龐大用戶群體的平台所搶走,以神州出行、易到用車等為代表的專車平台以及傳統租車公司們又開始向共享汽車這個具有新機遇的市場轉型升級,易到甚至還要聯合奇瑞汽車、博泰集團,共同出資成立公司,要在未來兩年內推出易奇汽車byiVokaOS,向共享汽車全面進軍,當然眼下易到正處於危局當中,能否擺脫危機邁向共享汽車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

對於神州專車、易到等平台以及傳統租車公司來說,過去他們在專車領域的運營,為自身打下了一定的堅實基礎,也積累了一定數量的汽車資源。與此同時,他們也積累了一定數量的出行用戶,這些用戶能夠繼續轉化成為他們共享汽車出行的用戶。

不過以神州專車為代表的這類共享汽車模式,卻遭到了眾多行業內外人士的質疑,他們甚至認為神州模式就是傳統的計程車模式,和共享經濟一點關係沒有。用戶仍然和過去一樣,通過手機APP下單,然後去指定的地點取車,最後又在指定的地點還車。

在這些人看來,這類傳統的租車公司們,只不過是在藉助共享經濟來進行自我炒作,並沒有藉助人工智慧、大數據等新技術來實現真正的共享汽車。

共享汽車正在面臨與共享單車類似的困境

從以上三種模式的共享汽車來看,共享經濟的確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用戶的出行痛點以及城市交通問題,尤其是智能環保的出行共享汽車模式,不僅讓用戶的出行更為便捷,也讓用戶有了更為智能化的出行體驗,最為重要的是能夠緩解日益嚴重的霧霾等環境污染問題。但是對於共享經濟來說,要想在整個中國市場全面流行,有幾個坎是他們必須要邁過去的。

首先,如何解決停車難題?

今天的共享單車正在出現嚴重的亂停車問題,嚴重干擾了城市的停車管理,共享汽車如果大量湧現,會不會出現同樣的問題?尤其是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中心地區,停車位本就相當緊張。拿即行共享汽車Car2go來說,它的特點是流動性強、沒有固定的取車還車地點,停車位可選擇公共區域任意停放。聽起來方便省事,事實上公共停車位供不應求,用戶還車時並不能保證每次都有位可停,很容易造成車輛佔道等交通管理難題,長遠來看,用戶體驗也會不可避免地大打折扣。

此外,還有一個與停車相關的難題,就是停車費的問題。對於一些共享汽車來說,要開車子之前,必須要先把上一位車主停放車輛之後所產生的停車費給結了,這個聽起來有些荒唐,尤其是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停車費昂貴的城市,停一晚上的費用已經足夠打計程車的費用了。

其次,高押金難題。共享單車的押金問題已經被指責為是一種圈錢的行為,共享汽車卻往往需要交更高的押金。比共享單車更為複雜的是,共享單車押金的退還周期還得考慮用戶在用車期間是否出現了交通違章罰款、汽車損壞賠償鑒定等系列問題。在大多數的城市,交通違章難以在當天查詢到,一般都會有個7天內的時間周期,而走保險的具體賠償金額也有個理賠時間過程。那麼,這無形之中會導致共享汽車的押金退還周期會更長。

再次,規模化難題。相比共享單車而言,他們之所以能夠實現快速的規模化擴張,其中最為主要的一個原因是單車的成本並不高。但是共享汽車就不一樣了,不僅購買成本高,而且汽車的養護成本更高,對於任何一家實力雄厚的共享汽車平台來說,要想在短時間內實現大規模的擴張非常難。而對於新能源類共享汽車來說,還需要面臨充電樁等相關配套的建設成本問題。

此外,安全難題。前段時間,一位年僅11歲的男生在共享單車的騎行過程中被客車捲入車底身亡,這造成了強烈的社會反響。相比共享單車,共享汽車的安全問題更讓人擔憂,甚至有些人可能沒有考過駕照,也會去開共享汽車,這無形之中為交通安全事故增添了諸多不確定因素。而如果使用共享汽車出現了交通事故問題,這個責任由誰來承擔?保險公司?共享汽車平台?還是用戶自己?

還有,政策監管風險。不論是滴滴出行,還是摩拜、ofo等共享單車,都遇到了不同程度上的政策監管問題。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相關知情人士透露,整個北京去年一年才發了2000個新能源汽車的運營指標,這無形之中阻礙了共享汽車的快速發展。如果共享汽車與共享單車一樣,出現了亂停放等諸多問題,必然也將會迎來政策監管風險。

最後,道德風險。在共享單車上,中國人的道德素質和人性問題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毀車、上私鎖、搬回家,反正你能想到的方法基本上都已經有人實踐過,共享單車的廠家沒少為大眾道德買單。共享汽車也同樣免不了會遇到這樣的問題,而共享汽車遭到損壞后的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卻往往更高。

由此看來,共享汽車在解決用戶出行痛點的同時也將會面臨諸多挑戰。不過在用戶需求、環保出行、交通擁堵等眾多因素的推動下,隨著越來越多的資本和創業者不斷湧入進來,共享汽車將會越來越流行,並將會在未來的幾年時間裡全面爆發,而今年也將會真正成為中國共享汽車的爆發元年。共享汽車將像網際網路金融、O2O等眾多網際網路經濟一樣,在歐美等國家市場起源,卻最終在中國市場崛起。